Emerald Smith

琴鳴殘響音猶在,劍舞凌光映華容。路遙思鄉一把淚,夢蝶影殘月朦朧。

Description:

[STATS]

Strength
Dexterity
Constitution
Intelligence
Wisdom
Charisma

[ARMOR CLASS]
[INITIATIVE]
[SPEED]
[HIT POINTS]

[WEAPONS]

[ALIGNMENT] Neutral Good
[AGE] 16
[HEIGHT]
[WEIGHT]


角色形象

一琴一劍走天涯的俠女。
東方臉孔、使用長劍。
心愛的佩劍是一把名為"女兒紅"的細劍;
劍寬較一般的劍細,輕巧而鋒利。
是父母除了回憶之外,唯一留給她的東西。

"女兒紅"原是一種酒,
根據Emerald家鄉的習俗,
家中有女嬰出生時,父母會釀製一罈酒,埋在庭院中,
直至女兒出嫁時於婚宴上開罈宴客。
此酒即是"女兒紅"。

Emerald的父母於她滿月時打造此劍;並以此意義為劍起名。
本是希望未來女兒若想學劍,此劍將有助於上手;
若是不想學武,此劍亦可做為嫁妝。

至於Emerald的樂器,是一把楓木製成的琵琶,
琴不離身,背在背上,大概只有睡覺時會取下。
琴頭鑲有綠色的玉石;
面板上有著素雅的雕花,以及一隻蝴蝶的刻印。
這把琴是她踏上旅途之前,導師親手為她製作的。

Bio:

角色個性

Emerald 個性獨立而有著超過年齡的成熟思維,
通常以大局為重。
對陌生人有戒心,但對弱者會主動出手相助。
不喜歡王公貴族。
對於半精靈,尤其是女性比較親近。


人物關係

父親-- Argus Smith

是當地著名的鑄劍師,經營一家打鐵舖,
時常接受來自宮廷的訂單製作武器。
主要是Argus鑄劍,而妻子Lisean在一旁協助。
Argus認為鑄劍的過程就如同鳳凰浴火重生;
鐵礦與原料經過火的燒熔、鍛造,
最終成為鋒利的刀劍,以新的形態獲得新生,
因此以一根鳳凰尾羽的圖形作為商標,
Smith 家出品的所有產品都有刻上該商標。

打造出一對寶劍之後疲勞過度而過勞死。

母親-- Lisean Smith

Lisean 有著一副好嗓音;年輕時想成為一名歌者,
但是因為和Argus相戀而放棄夢想,專心協助丈夫的工作。
主要負責針線活,但也會幫忙顧店、協助武器的製造。
工作中會邊唱歌鼓勵丈夫。

為了成就一把絕世名劍,自願投身鑄劍爐,殉劍而死

導師-- Picea Galanodel

具有木精靈的血統,是一位女性半精靈吟遊詩人,
仁心仁術、慈悲為懷;四海為家、行善天下;
但同時帶給別人一種冷豔而神祕的感覺。
在Emerald八歲時兩人相遇,對她視如己出。
帶她離開故鄉,並指導她成為一名吟遊詩人。

曾有過一段黑暗而不為人知的過去,且不曾與Emerald提及。
只稍微提過她年輕時曾經做過一些無法彌補的錯事,
而今只希望能夠將餘下的半輩子都用來贖罪。

曾言自己是個"沒有歸宿的人"。


身分背景

Emerald為鐵匠之女,出身平凡但曾經相當幸福。
為家中的獨女並因此備受寵愛。
小時候的玩具就是些礦石廢料、箭簇或劍柄;
幻想著長大要成為厲害的劍俠,像那些傳說中的英雄一樣。

Emerald的故鄉位在遙遠的東方,一個小小的國家。
為了爭奪水源,多年來與鄰國爭戰。
長年的久戰造成雙方兩敗俱傷,
兵力漸漸缺乏,補給也逐漸耗盡;
Emerald 的母國眼看著就要戰敗。
國王便下令Emerald 的父母打造寶劍,以扳回劣勢。

Argus 和Lisean 立刻開始著手鑄劍,但是卻不斷失敗,
兩位苦思三天三夜亦不得其法。
眼看著敵方大軍步步逼近,就快兵臨城下。
就在那個時候,他們明白了,是原料當中缺少了某種東西。
在Argus還來得及阻止之前,
Lisean縱身跳入鑄劍爐,以身殉劍。

Argus 明白愛妻的用心良苦,為了不辜負愛妻的心意,
強忍著悲痛,又熬了三天不眠不休,
終於打造出空前絕後的雌雄雙劍一對。
雄劍名為"永暉"(Eternal Sunshine),
雌劍名為"殘月"(fading moon)。
雙劍完成之時,Argus 將雙劍交與王國軍的士兵,
並再三叮囑兩把劍不能被分開,
並把"女兒紅"交給身旁的Emerald ,之後便氣力耗盡,力竭而亡。

兩把劍送至王宮以後,情勢開始扭轉,王國軍士氣大增,
以少剋多、殺出重圍,勉強贏了這場戰役。
但戰爭結束之後,雙劍中的雌劍--"殘月"卻從此下落不明。


舉國歡慶戰爭結束之餘,有人發現"永暉"開始有了一些異樣。
曾經擁有過、揮動過、或甚至只是觸碰過那把劍的人,
像是被詛咒了一般,都死於非命。
於是城中開始有了傳言,說Smith 夫婦以邪術鑄劍,
其遺孤Emerald 也是妖魔之女。
Emerald 開始受到眾人的排擠與非議,
常有人闖入家中把東西砸壞、在牆上塗滿動物的血…….等等。

那一年,Emerald 僅僅八歲。

尚未能理解父母離世的事實,又受到鎮民的霸凌,
Emerald 因打擊太大而失去了言語的能力。
成為啞女的Emerald ,受到鎮民的欺凌更加的嚴重。

另一方面,王宮內部因"永暉"而不得安寧。
國王不願放棄寶劍的威力,又不能讓傷害更加擴大,
便找來了國內德高望重的一位法師,試圖去除劍上的詛咒。
那位法師檢視寶劍之後認為這不是一般的詛咒,
用尋常方法不能解除;只能將劍鎮於王宮地窖深處,
暫時封印起來,再另尋解除詛咒的方法。


劍被封印之後,過了一段時間,事件漸漸平息下來。
半年之後,一位帶著琵琶的半精靈吟遊詩人來到了城裡。
在廣場演奏了幾天之後,
發現總有一位畏縮、瘦弱、骯髒的小女孩,躲在遠處偷聽;
便向路人打聽了關於那女孩的事。雖然大多是負面的謠言,
但拼拼湊湊之後大約了解了事情的經過。

隔天的演奏中,
這位半精靈詩人將Emerald 父母的故事唱了出來,
一邊朝著角落中的Emerald 走近。

Emerald 本來只是覺得,
那位吟遊詩人的歌聲讓她想起自己的母親,
才不由自主的來到廣場,
沒想到她竟把自己父母的事情唱了出來,
自父母過世之後,
都還未曾掉過一滴眼淚的Emerald 瞬間崩潰大哭,
泣不成聲;甚至哭到喘不過氣,當場昏了過去。

Emerald 夢見父親在爐邊打鐵,發出一陣規律而熟悉的鏗鏘,
還有一旁的母親哼著歌低頭縫製一件皮革。
Emerald 走向她的母親,把手放在母親的肩上,
在母親正要轉過頭來的瞬間,夢醒了。

原來唱歌的是Picea ,而夢裡那個打鐵的聲音是她的琴聲。
Picea 停下歌聲,用手抹去Emerald臉頰上的淚。
問她願不願意隨她離開。Emerald 不假思索便點了頭,
從此開始隨Picea 浪跡天涯。


又過了大半年之後Emerald 才再度開口說話。

在Picea 的照顧之下逐漸恢復健康的Emerald ,
對Picea 有著如母親般的依戀。
Picea 的音樂,使她從失去雙親的苦痛與遭到欺凌的怨恨中,
拯救了她。
Emerald 不曾放棄練劍;同時也展現出對音樂的興趣,
學習成為一名吟遊詩人。

往後的日子裡,
她問了Picea 不下百遍,
“自己的父母究竟為什麼而死?”
她不明白,
在國家與骨肉之間,為何選擇了為祖國犧牲,
而且換來的還是眾人的中傷與厭惡?

Picea 總說那是她的父母認為那是最能保護她的做法,
或許不是最好的做法,但討論這是對是錯已經沒有意義。


幾年過去,師徒倆在旅途上偶然聽聞,
傳說中的名劍"永暉",封印開始鬆動,
故國近日又有人莫名死去。
Emerald 想起了她父親的遺言,心中百感交集。
對於遺棄自己而選擇國家的父母有著怨懟,
一方面又想要維護父母的名譽。
雖然不知道要如何解開劍上的詛咒,
但是Emerald決定先尋找"殘月"的下落。

在Emerald 16歲那一年,在她父親的忌日那天,
帶著自己的琴與劍,拜別了導師。

為尋一把遺落的劍,也尋她最想知道的答案。
Emerald 獨自踏上了旅程。

Emerald Smith

The Curse of the Barren Empyrean Emeraldsm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