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ie Copperhold

The reckless halfling assassin who cares about money more than anything else...... or is he?

Description:

Lvl 5 Rogue

Ability Score
STR: +2 (14)
DEX +5 (20)
CON +2 (14)
INT +2 (14)
WIS +1 (13)
CHA +0 (11)

HP 36
AC: 17
Speed: 25 ft.

Skill Proficiency
Athletics: +8
Investigation: +7
Sleight of Hand: +8
Stealth +11

Feats
Assassinate, Brave. Cunning Action. Halfling Nimbleness. Halfling Lucky. Lucky. Naturally Stealthy. Sneak Attack. Uncanny Dodge

Equipments
Body: Studded Leather Armor
Main Hand: Silvered Reinforced Rapier; Silvered Dagger
Off Hand: Elven Darts x 20; Darts x 15

Bio:

$The Tragedy in Summerville$

「震驚!商業巨賈Copperhold家族昨夜慘遭長子Alfie屠殺、洗空!」「不肖子Alfie Copperhold為錢弒親!」、「殺人滅口還不夠,Copperhold家族長子竊取所有財寶!」一句句駭人聽聞的新聞頭條依然歷歷在目,四年過去了,Alfie的心依然痛著。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為什麼他們都要把這些怪罪在我頭上?Alfie忍住默默滴下的淚水,試著入眠。

八年前,Alfie生日那天凌晨,他的家人被殺光了,所有商品與財寶也都被洗劫一空。那天下午,Alfie和家人道別,前往隔壁村子,和他的好友一同出遊。然而,他卻再也來不及和他的家人說再見了。凌晨兩點半,Alfie回到他的家。周圍都是人。一具具被運出的屍體,是他的父母、他的兄弟、他的姐妹。他驚恐、他震驚。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只知道他的家被燒成了灰燼,而他的家人身上滿是傷口,不論他如何哭喊,都再也醒不過來了。

那天晚上,住在他家隔壁的好友Joe Daniels收留了他。那晚的他難以入眠。要是我當時在場,不管是什麼災難,我都可以為我的家人擋下的……隔天一早,Alfie便被人群的聲響吵醒。他聽見村民辱罵他的聲音,聽見Joe家的裝潢被砸壞的聲音。

「Al,你快躲起來,」Joe看見Alfie醒了,連忙把他帶到家裡的地下室。不用多問,Alfie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謝謝你,Joe,但是我覺得我該去面對這個問題。」Alfie推開Joe,走向他家大門口。外面都是憤怒的群眾,有人拿著空酒瓶作勢揮打,有人準備了雞蛋,彷彿要丟向他。Joe的爸媽Jacob與Leslie擋住門口,不讓暴民們闖入。Alfie利用他小巧玲瓏的身體鑽了出來。人們一見到他,便全力把手上的各種東西朝他砸下去,彷彿處刑般,不給Alfie留下任何喘息的機會。

「不肖子!弒親者!」「你敗壞了你家的名聲!」「給我滾離我們的村子!」「我鄙視你!」

一開始Alfie試著解釋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當他看見連村內的神父也朝他倒下餿水時,他知道他再怎麼喊冤也沒有用了。三人成虎,不管是誰放出的風聲,誰造的謠,大家信了,他就成了罪人。他回頭,看見Jacob與Leslie想闖進人群中將他救出,卻一直被擋在人群之外。他哭了。直到天色黑了,人們才漸漸散去,留下他趴在地上,全身都是傷口。他不知道他昏去了多久,只知道醒來的時候,就是他該離開這村子的時間。隔天一早,天都還沒亮,他便悄悄離開他從小到大生活的村子,Kaufleute國的Summerville。幾個月後,在異國的城市,他才聽聞了他的好友Joe一家被全村吊死的新聞。

12歲的夏天,太陽依舊高掛在Summerville天上,卻再也照不到Alfie形單影隻的身影。

$The Copperhold Family$

從小到大,Alfie可謂過著人人稱羨的生活。Copperhold家族是個享譽名聲的商人家族,三百年前慢慢興起後,在現代已成為了「四大商業家族」之首。這四大家族除了Copperhold之外,還有廣佈各國,專賣日常用品的Adams,珠寶與鑽石界的專家Bankers,以及有皇室血統的Donatheus。然而,眾所皆知的是,這四個家族之間存在著很緊張的競爭關係,他們不合作,不互相買賣,但也不會私下利用幫派鬥爭或是搞暗殺。多虧了當時四大家族簽下的協議,不然Alfie肯定會懷疑把他家族全滅的會是長期與Copperhold對立的Donatheus家族搞的鬼。

Copperhold家族在世界各地都有很好的名聲。除了長期在Summerville開的店「Copperhold’s」外,Copperhold家固定每年會有半年的時間踏遍所有國家,到各地買賣。通常,都是Alfie的爸爸Andre帶著Alfie和他的幾個弟弟、妹妹一起遊歷各國,留下不愛出遠門的媽媽Candice與Alfie的其他兄弟姊妹在村子內營業。從8歲開始,Alfie已經和爸爸出了四次的差,而每次到不同地方時,Andre總會藉機向他的孩子們教導一些人生觀。Andre總是告訴Alfie人不可貌相,不管是Tieflings、Dwarves,或是Dragonborns,我們都應該把他們當成是善良的,不能因為刻板印象而對他們有所偏見。同樣的,也不可以被Elves美麗的外表所迷惑。Andre年輕時就曾抓到過一個偷竊他賣的珠寶的Elf。Andre也告訴Alfie雖然身為商人,錢是很重要的,但是最重要的,是「家人」。在你落拓潦倒之際,只有家人願意陪著你,和你一起度過難關。Alfie把Andre所說的牢牢記在心中,也默默的雕塑出了他的價值觀。Alfie也記得每次Andre帶他出遊時,總會希望他可以接受各種挑戰。在途經的湖泊中游泳、到黑暗的洞穴中探險等。Alfie雖然沒有Andre那樣樂於接觸新事物,但依然嘗試了這些挑戰,因為他認為也許這些新奇的事物對他未來的生活有些幫助也說不定。

Andre很信任Alfie。他知道雖然Alfie還未成年,卻已經可以看出他日後能夠繼承家業,當一個成功的商人,就像當年他的爸爸Arthur那樣看好他一樣。Andre在Summerville有很好的名聲,所有村民都很喜歡和他做生意,常常喊他Andy。他也很喜歡和村民們做生意。他認為除了賺錢外,能夠藉由做生意結交各式各樣的朋友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就像當時他遇見Candice一樣。當年,他和Arthur一起到Summerville買賣,遇見了在酒館當服務生的Candice,他一見鍾情。

Candice Love打從出生以來就待在Summerville,除了幾次和家人的出遊外,可謂沒有離開過村子。然而,在Candice年約12歲時,她的家人變賣了家產,決定搬離村子。不願離開的Candice租了村內偏遠的小房子,進入了村內最大的酒館,The Laughing Otters,當服務生。她辛勤的工作,打算在累積足夠財產後,在村內自己開一家酒館。然而,在那一年,她遇見了來自異地的Andre。也許是因為同為Halfling的關係,再加上Andre樂於與人為友的性格,他們倆很快就愛上對方了。

兩人在幾週的相處下便私定終身。半年後,Andre把自己的家當從老家帶到Summerville,用幾年來存下的積蓄在Summerville蓋了一棟豪宅,和Candice結了婚,住了進來。那時的Candice早已懷有身孕,而肚子中的小驚喜,便是Alfie。

Alfie是家中的長子,而除了他以外,還有幾位弟弟與妹妹,分別是與Alfie感情最好的Bobby,村子內最頑皮的Cindy,年紀小小卻很成熟的Daisy,以及尚在強褓中的Eddie。身為家中年紀最長的哥哥,Alfie知道自己要在爸媽不在的時候擔起家裡的所有責任,因此與同年紀的朋友相比起來,格外成熟。而同時,他也和弟弟妹妹感情非常好,時常一起玩樂,偶爾也會顯露出他較為幼稚的一面。

然而,現在這些他所熟悉的家人們都消失了。他不知道是誰下的毒手。他雖然心裡很憤怒,但是更讓他失望的,是那些過去曾與她爸爸為友的村民們,像是斤斤計較的人類Maggie阿姨、粗魯的矮人Dandy叔叔、優雅但高傲的半精靈Vincent叔叔等,如今卻拿著石頭、拿著木棍朝他的身上打。他對人性失望。雖然在他心中他依然記得Andrea告訴他要相信人們是善良的,現在他卻無法發自內心地相信這句話。

離開了Summerville,Alfie不知道該往哪去。他只知道,他想要離開這鬼地方。他想念他的逝去的家人,想念他們一起生活,豐衣足食的美好時光。他知道就算找到將他家人殺掉的兇手,也無法把他的家人帶回陽間,因此他不想將他的餘生奉獻在找尋兇手上。他只想到處遊歷,多多賺些錢,多多認識各地不同的人,以便以後定下來,能夠利用他所有的財產與人脈,重新建立起Copperhold家的名聲。唯有讓Copperhold家再次回到四大家族之首,他才對得起Andre與Candice對他的養育之恩。

$The House of the Desperate$

離開Summerville很容易,周圍的道路可謂四通八達。Alfie在離開Joe家後的中午,就已經到了隔壁的大城市。一年後,Alfie便來到了另一個國度,並在其中的一座城市,Sinisburg,暫居了下來。這一路上的Alfie身無分文,只能在路上行乞。幸運的,雖然他有一餐沒一餐,他依然活著到了人口眾多的Sinisburg。他開始找工作,卻發現其實他什麼也不會。他不會料理、不會做武器。在這人口密集的城市,根本沒有他的容身之處。他只好繼續乞討。

那天晚上,他一樣坐在城市最熱鬧的酒館邊行乞。他依然看不懂酒館的名稱,只知道那是精靈文。那是一種他看不懂的文字。一個披著黑色斗篷的人走向他。他以為那人要投錢給他,卻發現他蹲了下來。

「我的同類啊,」Alfie仔細一看,才發現那男人也是個Halfling。「你真的以為行乞能夠撐一輩子嗎?」說時遲那時快,那人轉身就跑,帶走了放在Alfie身前今天所乞討到的錢。Alfie一摸,才發現身上藏著的那一點點私房錢也被摸走了。而留在她身前的,是一張黑色底的紙,上頭用Halfling語寫著一串地址,以及一個名字:the House of the Desperate。隔天一早,走投無路的Alfie只好依著上頭的指示走著。他轉入了一條暗巷,看見了紙上所寫的門牌。出乎他的意料,他才剛停下腳步,眼前的黑色小們便咿咿呀呀的打開了。他猶豫了幾秒,便走了進去。

昨晚穿著黑色斗篷的男人站在裡頭,抬頭看向Alfie。

「你來了。」他說。

「是的,我來了。」Alfie滿懷疑惑。「這地方是……?」

「如你所知,這裡是the House of the Desperate。是由Halfling所組成的盜竊集團。」

「盜竊集團?」Alfie這才發現自己進了賊窟。「我……」

「是的,我知道你是Copperhold家族的長子Alfie。抱歉忘了自我介紹,叫我Blade就可以了。要在這種大城市生活,你需要學不少技巧。來吧,待在這裡,我能讓你在這座城市好好生活,就算離開了這座城市,你也知道該如何繼續過日子。」

接下來的一整年,Alfie在the House of the Desperate學會了該如何當個盜賊,如何當個殺手,如何幹盡這社會不可原諒的事,如何徹底地毀滅身為一個Copperhold家族成員的榮耀與道德良知。他開始行竊,利用他看似善良、親切的外表,混入Sinisburg的人群中。他開始學會暗殺,藉由當殺手來賺些額外的錢。Blade時常稱讚Alfie很有潛力,也看好他在五年後可以接下Blade的位子,成為the House of the Desperate下一任的領導者。然而,Alfie內心很清楚,偷東西、搞暗殺不是他想賴以維生的方式。他還記得他的目標:重振Copperhold家的榮耀。

在Alfie 18歲那年,他向Blade提出了他想離開的請求。令他十分驚訝的,Blade允諾了。在滿懷不捨的表情下,Blade將Alfie送出了門口,關上了門。Alfie頭也不回的離開了Sinisburg。他一直以為Blade會派出殺手將他暗算,卻意外的發現什麼事也沒發生。Alfie繼續流浪,到了其他城市。他行乞、行竊,偶爾也殺掉找他麻煩的人。他不再是過去他所認識的自己了。良知與公平正義在他心中蕩然無存,只有金錢是最重要的。為了生活,為了生存,他什麼勾檔都幹得下去。當然,他還是牢牢記得Andrea過去對他的教導。就算是邪惡之輩,不了解他的故事,就不要斷言他的人格。Alfie依然相信這世界上有善良之人。他的價值觀與他的行為在他心中不斷拉扯。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究竟為了生存,他能夠做到什麼程度的壞事?好幾次,Alfie拿起他的匕首,想結束他自己的生命,卻在下刀前反悔了。他還記得他的目標。以Copperhold之名,他要好好的活下去,才不會愧對Andre和Candice,才不會愧對Bobby、Cindy、Daisy和Eddie。才不會愧對Joe、Jacob叔叔與Leslie阿姨。

$The Rebirth of Alfie Copperhold$

他繼續流浪,周遊列國,直到20歲的某一天,他發現繼續流浪下去也不是辦法。他看見了受到人們擁戴的冒險者們拿著稀有的寶劍,大聲談笑,說著他們在冒險中遇見的各種危險與怪物。他好羨慕,不論是他們的金銀財寶或是如家人般的夥伴,都令他嚮往。也許……也許成為冒險者的話,我能更接近我的目標呢。Alfie思忖著。我可以在冒險中尋找稀有的寶物,甚至可以認識未來的商業夥伴。Alfie笑了。他想,與其苟延殘喘地在不同都市間穿梭與流浪,也許投入一場偉大的冒險會更有意思。也許,這是讓他重新相信人性的一個大好機會。也許,這是讓他賺取更多錢的機會。也許,他能夠從夥伴身上,尋求更多類似於家人的慰藉……

Alfie Copperhold

The Curse of the Barren Empyrean chernalbert